欢迎您来到安康市水利局网站!

风韵黄石滩

作者: 李永明  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20日14时49分   打印本文
 

国庆长假,人们结伙搭伴去畅游祖国大好河山,我不爱撵热闹,宅在家里想清净一番,抖落下上班时的忙碌和浮躁。可是,一位同事打来电话,相邀去黄石滩水库看看。我曾经在黄石滩水库工作过多年,虽之后与黄石滩水库未曾谋面,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甚是留恋,于是欣然前往。

黄石滩水库是集泄洪、灌溉、饮水为一体的水库,总库容4177万立方米。当年,为了修建八一水库调用了万余名退伍军人,以气吞山河,战天斗地的气概,建成了安康市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座水库。昔日叫八一水库,创造了“高峡出平湖”的奇迹,也留下了“天上没有玉皇/地上没有龙王/我就是玉皇/我就是龙王/喝令三山五岳开道/我来了”的千古绝唱。如今,更名为黄石滩水库,更是陕南的一座水域明珠。

今年雨水较多,黄石滩水库明显丰盈起来,库面上烟波浩渺,微波荡漾,空气清新宜人,这座深山峡谷中的水库堪称人间仙境,相比平时多了许多前来游玩的人。人们在这里流连、驻足,亲近水的芳泽,品味水的风韵。

黄石滩上游的河道漫长而蜿蜒,河水顺着河道姗姗而来,在我的眼前铺展抒怀,明亮的像一面刚擦拭过的镜子,将它所见的事物一一记忆,然后又一一呈现出来,视线一下子丰富了,犹如到了人间天堂。只见水库平静优雅地铺展着,纯净、湛蓝、柔美、明媚。岸边的花草、树木,坝顶的小屋、蓝天、闲云,都被真切地定格在柔情的库面上,真与假,虚与实,颠与倒,与之遥遥相守,深情注视。库中央有一岛屿,是嵌入中央的一颗绿宝石,给黄石滩做了画龙点睛一笔。库边,秋草萋萋,野菊花开得烂漫,一只漂亮的五彩蝴蝶翩翩飞来,被库水以及倒影在库水里的野花迷恋,它轻轻落下去,想亲吻水中的花朵,不料想却被平静的库水欺骗,成为库水痴情的殉道者,化作折翅的花朵,飘落在无尽的水面上。几只刚刚在水边临境梳妆的水鸟,拍着轻巧的翅膀,一阵轻柔的风,几瓣飘飞的花瓣,贴着水面滑行。它们飘过来又飞过去,想伸出尖细的利爪从水里捞上那只殉情的蝴蝶,为它的痴情做最美丽的祭奠,然而那折翅的蝴蝶却紧紧依附在花朵的倒影上,成为一株水中的马蹄莲。鸟叼起蝴蝶飞走了,库面留下一圈一圈的涟漪荡漾开来,荡漾成一首抒情诗,波动到遥远的库上游。

风生水起,水和风是亦敌亦友的冤家,风见不得一平如镜的库水在那里沉思,将风徐徐吹来,库水皱起眉头,心情难在平静,远处河道上水荡漾起来,荡起了一层一层的波浪,愈加有力的风推着一排一排的波浪顺流而下,汹涌着拥进库里,整个库面躁动不安,你拥我挤在库里汹涌着,清波拍打着堤坝,企图寻找一个可以突围的缺口,可是很快就失望了,愤怒的库水无奈的退回来,喘息着,重新编队,准备做拼死一搏。

白云飘过,库面荡起水雾,迷茫而苍凉,波涛一排排涌起,一浪驱赶着一浪向着堤坝涌去,整个库面震颤起来,咆哮起来,这是我见过的最为勇敢无畏的队伍,这是我见过的最为壮观的场面,风推着波,波涌着风,一排一排的波是那么整齐,步伐是那么坚定有力,一排一排的浪相互鼓励着,支持着席卷而来,后一排积蓄着力量,前一排迅疾扑上去,一排推动着一排,一排追赶着一排,就这样传递着,鼓动着,汹涌着,高高跃起的波浪,狠狠地砸在堤坝上,摔得粉身碎骨,浪花四溅,那些飞溅的浪花有的成为泡沫随风而逝,有的被甩向堤坝的深处,迅速被泥沙和杂草吞没,更多的则是迅速退回来,汇入新的方队,重新投入战斗,不见得丝毫慌乱,没有一点迟疑,前一排被粉碎了,后一排立马补上来,前赴后继,源源不断。堤坝上空的水雾弥漫,浪花四溅,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,每朵浪花都愤怒的呐喊,每滴库水都在激昂的飞溅,整个库面沸腾了,战栗了。大坝岸边的人们,静静的定住,惊叹的观看了一场水的表演。

风停了,库面重归平静,顺着库面望去,库水恢复了原来那一平如镜的样子,只有大坝的堤边上还存留一些白色的泡沫,那是水纳百川的痕迹,那些激昂四射的浪花都重新融入库水里,安静的蓝,优雅的铺展。水库的悬崖上用红漆写下的《我来了》的诗,闪烁着熠熠的红光。

水的风韵在于静,静的深沉,静的大度从容,它从遥远而来,它以潺潺的姿态而来,浩瀚成一片宽广的胸怀,无论多么喧哗的溪水,无论多么桀骜的河流,汇入它的怀抱都会从容起来,认真思考水的前世今生,水的去处和归来。无论是深谷的流水还是高山的飞泉,投入它的怀抱,都会沉静下来,以包容的心态静默,用慈祥的目光关爱。无论是污浊的泥水,还是裹沙河流,融入它的怀抱都会澄澈起来,在深沉的平静中着眼未来。

离开黄石滩大坝时,天空又昏暗起来,须臾下起了豆点的大雨,我们挥别后消失在茫茫的雨雾中,期间所见所想便油然而生,水乃万物之源,生生不息,循环交替,水无声无味,但能折射百态人生,做人应如水般纯净,如水般百折不挠,如水般淡泊名利,用如水的心境,书写如水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