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安康市水利局网站!本站支持IPV6

滔河岸边是家乡

作者: 陈光文  发布时间:2021年02月05日13时58分   打印本文
 


滔河(右)汇入岚河

滔河是一条河的名字,也是一个镇的名字。究竟是河以镇得名,还是镇以河得名,现在也无从考究了。索性不去管它,反正千百年来,滔河就一直在这里静静地流淌着,滋润着祖祖辈辈的两岸儿女。

滔河是汉江流域岚河的一条支流,位于陕西岚皋县滔河镇境内。在祖国的千万条江河中,滔河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支小流。它既没有长江的宽广博大,也缺少黄河的激情澎湃。但作为土生土长的滔河人,在我心底,滔河始终是最亲最美的家乡河,因为我的根在这里。

滔河两岸多峡谷,“两山夹一川”和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是这里的真实写照。难得在河岸边寻到一处河滩地,就会想方设法从滔河里引水浇灌。记得老家对面的河滩上就有这样一块地,大约有二三十亩。当地的能工巧匠在河滩边垒起了堡坎,还在岸边的崖壁上凿出一条近两百米长的堰渠,把滔河的水引了进来。从此这块河滩地就成了乡亲们的“口粮田”,当地人给它取了个美丽的名字,叫“幸福田”。

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若能在滔河岸边分到这样的一亩三分好田地,就是乡亲们最大的幸福。村里将“幸福田”划分成二十多个面积相当的小地块儿,沿河的农户一家一块儿。因为水源方便,土质也不差,乡亲们便把心思全放在了这里,用最好的种子和肥料,像照料自家孩子一般,生怕地里的庄稼比别人家长得差。  

每到农忙时节,就是“幸福田”最热闹的日子。不管谁家有了农活儿,只需随口捎个信儿,附近村组的乡亲们就会抽时间过来搭把手。也不讲什么工钱,更没人偷奸耍滑。干到欢畅时,有人扯起嗓子吼几句花鼓子,嬉笑间把劳动的劲头推向了高潮。虽然辛苦,却始终乐在其中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。

待到活罢收工,主家也早已准备好了饭菜,如同逢年过节招待贵客一般。主家实心实意,乡亲们也不把自己当外人,大伙儿猜拳行令,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此时此刻,一天的疲劳,还有平日里的那些小磕碰早就抛到脑后,所有的不顺心、不如意都融化在浓浓的酒香里。

现如今,随着城乡开发和脱贫攻坚的持续推进,“幸福田”边长大的孩子们早已南下北上,去追寻自己新的幸福了。老人们也搬进了建在集镇上的新楼房,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。“幸福田”不再只种普通的庄稼,而是通过土地流转变成了魔芋产业园,成了乡亲们的“钱袋子”,但那种有活儿一起干、有事大家帮的老传统却一直留传下来。仲夏时节,“幸福田”里那一株株、一排排郁郁葱葱的魔芋苗,如同一把把撑起的绿色小伞,在温暖而不炙热的阳光下迎风摇曳,煞是壮观,仿佛要为这方土地遮挡住一世的风雨。

溯河而上,初为下游蔺河口水库蓄水后形成的高峡平湖,泛舟其中,颇有一番江南水乡的韵味。愈往前行,路愈险,山愈狭,河愈窄,水愈急。由于山高坡陡地少,曾几何时,“贫穷”一直是滔河的代名词。更有好事者,以岚皋的众多河流为韵,编撰出“穷滔河、富岚河、饿不死的四季河……”的打油诗,一度成为滔河人不愿触及的痛点。然而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从没能让滔河人屈服,反而磨砺出他们勤劳勇敢、乐观向上的精神。近些年来,当地政府立足滔河自然环境,通过在山上建园区、山下建社区、社区办工厂,大力改善基础设施,发展富民兴镇产业,滔河可谓是一天一个样。走近如今的滔河,哪儿还能看到贫瘠的影子。那些拔地而起的扶贫安置小区,飞速运转的社区工厂……还有华灯初上,广场上那随着音乐舞动身姿的大爷大妈和姑娘小伙儿,处处都洋溢着新城镇、新乡村的气息。

在滔河的河源林深处,有一处名曰“三溪口”的古山寨遗址,这里便是昔日大巴山古盐道的重要驿站,也是明末清初农民起义军“夔东十三家”刘洪、刘二虎兄弟的大本营。如果有心,便可以在寨子里寻得几处乱坎残茔,两岸的悬崖峭壁间也依稀能看见三两处古栈道的残垣。据史料记载,当年义军主力曾发展到两万余人,长期活跃于陕、鄂、豫边界地区。李自成兵败后,二虎兄弟便退守此地安营扎寨,占据滔河险关抗击清兵围剿长达十八年之久,成为一代抗清名将。

置身这些早已斑驳却好似永远不朽的古山寨和古栈道之间,思绪仿佛回到了那个金戈铁马、烽火硝烟的岁月,让人不得不为滔河人亘古以来坚忍不拔、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而感慨。然而时移世转、沧海桑田,曾经的兴盛与衰亡、繁华与落寞早已随风而逝,沉寂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中,只留下一片苍莽的丛林和一泓潺潺的滔河水,静静地等待后人来评说。

在儿时的记忆里,滔河永远是孩子们最向往的地方。每年春夏之交,还没等到水暖,小伙伴们就三五成群来到滔河边嬉戏打闹,还会因此惹得长辈们的一顿责罚。然而若遇到有人呼唤,便“好了伤疤忘了痛”,偷偷地摸下河去。

农历二三月的滔河水还有些许冰凉。脱去鞋袜,将双脚浸在清清的河水里,让软软的细沙渗过趾缝,漫上脚背,冰冰的、痒痒的。微风拂来,虽然还不禁打个寒战,却丝毫影响不了孩子们的热情。大家或朝深潭中扔几块“漂漂石”,或在浅水处的石缝里摸几条小鱼小蟹,开心极了。

到了盛夏,滔河就不再是孩子们的“专场”了。每到黄昏,滔河便成了劳作了一天的人们的天然休憩场所。大伙儿携家带口,相约来到滔河边,男人们肆意地在深水里划动着四肢,女人们在岸边洗着衣服,诉说着家长里短,小孩儿则在河边的浅水处追逐打闹,欢声笑语撒满河里河外。

转眼间,儿时的玩伴们已经长大,已近不惑之年的我们也早就褪去了年少时的肆意与轻狂。偶有小聚,大家谈论的最热烈的话题还是曾经在滔河里的那些美好时光。而我每次回老家,也定会到滔河岸边走一走。伫立在岸边,聆听淙淙流水,会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与惬意。

影片《大河恋》中说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河。我想,对每个滔河人而言,滔河或许就是我们心中的那条河吧。不管走多远,多少次梦回,最美的风景永远都是滔河的样子。因为,滔河岸边是家乡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article.xuexi.cn/articles/index.html?art_id=14795984340658354761&item_id=14795984340658354761&study_style_id=feeds_default&t=1611963156342&showmenu=false&ref_read_id=4d3b2cdb-b324-4550-acc3-4c0bd783c400_1611975308440&pid=&ptype=-1&source=share&share_to=wx_fe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