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安康市水利局网站!

画里瀛湖 梦中水乡

浏览次数:  作者: 卢慧君 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24日13时57分   打印本文
 

我曾欣赏过波光潋滟的杭州西湖,感受过沉静如梦的青海湖,也曾领略过遐思万千的大九湖,最爱的还是家乡陕南的瀛湖。

百里瀛湖,是西北最大的一条人工湖,也是“南水北调”工程的水源地。湖水清澈如碧,如一汪遗落人间的清眸,似一颗硕大的翡翠镶嵌在群山之中。四周山峦叠翠,树木葱茏茂密,遮天蔽日,走进瀛湖,宛若走进了百里画廊。

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这首描写西湖美景的千古名句,同样也适合瀛湖。它就像百变魔女,因季节不同、早晚不同、气候不同而景色各异。

瀛湖水面时而开阔,气势磅礴;时而迂回曲折,曲径通幽。水深不可测,就像我们猜不出长眠于湖下三百多米深的村庄曾发生过的故事。那碧波荡漾的湖水,似《诗经》里走出的满腹柔情的女子顾盼生辉的清眸,柔美、妩媚,让人心驰神往。

瀛湖的春天,立春很久才姗姗而来。春风拂过山间林木,树木爆芽吐绿。起初是一树一树的鹅黄,带着几分诗意。没几天,便是翡翠般的新绿,焕发着勃勃的生机。蓝天丽日下,一池湖水碧波万顷,如一面巨大的镜子铺展在天地间。头顶的蓝天白云,四周的红花绿树,全都静卧湖底。鱼儿开始产子,孕育后代。来来往往的游船载来四面八方的游客,火了周边的农家乐,鼓了村民的腰包。

瀛湖的夏,如此多变。清晨,山和水还在梦中酣睡,一轮红日从东面湖的尽头沐浴而出,爬上山头,霞光染红了湖水,染红了天空,湖面显得更加清幽。傍晚,落日熔金,给群山镀了一层金边。此时,群鸟归隐,群鱼入眠。江风搅动湖水,湖面波光潋滟,明丽动人。晚归的渔民摇着一叶扁舟在寂静的湖面上飘荡,成为画中最美的风景。习习凉风也吹散了白日的暑热,舒适惬意,真是休闲避暑的好去处。

若遇雨天,天地间扯起丝丝银线,水天一色,如烟如雾,笼罩在瀛湖上空。那若有若无轻烟一样的雨雾轻盈地飘荡在湖面上、群山间,翠屏山庄上的亭台水榭、湖心碧螺岛上的螺峰塔,全都沐浴在水蒙蒙的轻纱中,如梦似幻。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。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”此时,湖里的鱼儿成群结队地游出水面透气,正是钓鱼的最佳时机,湖边不少垂钓爱好者正兴致勃勃地冒雨钓鱼,完全不顾雨已打湿了衣服。湖中,一叶叶渔舟和游船在雨中漫游,幽幽丝竹之声从游船中飘出,像游走在烟雨迷蒙的江南水乡。

景随人动,瀛湖最美的季节不是春天。深秋初冬,电站大坝下闸蓄水,水位上升,湖面开阔,山啊、树啊宛立在水中,道不出的万种风情。水色如烟,光影朦胧,岛屿罗列,山水相依相亲,如梦似幻。此时大自然早已少了春的细腻描绘,已是浓墨重泼的巨幅写意,山上树叶五彩斑斓,深红、橙红、橙黄、明黄、碧绿、墨绿,层层叠叠、深浅不一,把大山装扮得分外妖娆,哪里还有“枯藤老树昏鸦”的凄凉景象?

初冬的清晨,瀛湖风姿绰约、曼妙无比。起初湖水像是受热不均的沸水,这里一点,那里一块冒着热腾腾的青烟,如丝如缕,在水面上轻盈地飘动、游离、撕扯,如慵懒自在的白云,把天空、湖水衬托得更蓝。渐渐地,烟岚越来越浓,越来越多,像化不开的乳汁,最后整个湖面烟波浩渺,小船和远山若隐若现,似人间童话仙境。这样的山围绕着这样的水,这样的水倒映着这样的山,再加上湖中帆影点点,白鹭行行,小岛林立,鱼群结队,有种人在画中游的感觉。

深冬,总会落一两场雪。那雪,极富层次。山下,素雪轻薄覆盖;山上银装素裹,玉洁冰清。湖水则咕嘟咕嘟冒着热气,白绿相配,分外醒目,似丹青妙手绘制的山水画,又似巧手绣娘精绣的刺绣,惹人爱怜。

瀛湖的四季,如诗如画,是看不够的画里水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