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安康市水利局网站!

恋上这条河

浏览次数:  作者: 李永明  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23日17时28分   打印本文
 

在我们村子里,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嘴里经常会念叨“河里长、河里短的”,年轻人听到了也会异口同声的说“就是家乡门前的河呗”。其实“河里”就是家乡的月河,是汉江的一条支流,草丰水美,富饶繁荣,物产丰富,一河两岸的人们过着安逸祥和的生活。

月河因像弯月而得名。这里是六七十年代人童年记忆的摇篮。它从汉阴方向流下来,越流越宽广,月河两岸群山连绵、沟壑纵深、植被茂密。月河随南山群岭而行,弯曲蜿蜒,一路高歌,走到“西路坝”就走出了一块丰腴肥硕之地,这就是我的家乡。在这里,月河岸边草木繁密清鲜,草蔓缠绕,芦苇遍地,柳树白杨长势强劲,绿染了南山。月河悠悠,清水长流,天碧水绿,欢快流淌于下游许家台与汉江相聚。

童年的时候,月河鱼虾成群、龟蟹出没。月河的水鲜远近闻名,口渴的村民直接爬到月河喝水。月河是孩子们的天然泳池,夏季酷暑时,人们都在月河里尽情地洗着澡,洗的惬意舒坦,小伙伴们还在水里扎猛子、打水漂、练憋气…… 其乐无穷。月河也是乡亲们生活用水之源头,地表水充沛,每家每户都打着简易的抽水设施,洗漱浇菜方便快捷。月河水充盈,水流经过之地,灌溉着沃野良田,月河一带自古盛产水稻小麦,是有名的渔米之乡。有经济头脑的人利用水资源的优势,修塘养鱼,种植大棚蔬菜,发展经济作物,把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。月河沿岸人杰地灵,文化地蕴丰厚,物华天宝,月河自古出才俊,先后出过督军、厅长、副省长、文化名流、省级劳模、富甲四方的土豪。

月河也是天然的牧草之地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随着农村土地改革,田地承包到户,农民几乎家家养牛、养猪、养羊,割草喂牲口作为一项主要家务,月河就成了人们割草的首选之沃地。曾记得儿时,吃过午饭,伙伴们三五成群手拿镰刀,肩挎草绳纤担去割草。到了月河不是去游泳逮螃蟹,就是上树掏鸟窝蛋、烧包谷吃,一直玩到太阳西斜,山谷阴暗,这才甩开膀子割草。天色朦胧之时,各自背着草捆集合于渡口,常常是光着膀子先到月河里喝水,河水清凉、沁人肺腑,那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。休息片刻然后背起草捆,这才急匆匆地赶回家,滴滴汗水迷住眼睛,滴落地面,清晰可见。

月河的对面是有名的南山,“采菊东篱下,悠悠见南山。”是不是月河对面的南山?无法考证。但见南山山势险峻,蜿蜒百余公里,四周群山环抱,峰峦叠嶂,灌木密布,草场繁茂,野花野草点缀,山与河相互映衬,河光山色美不胜收。南山仙雀鸣唱,彩蝶翩翩,灵猴嬉戏,奇花铺径,别有洞天。忽而峰回路转,涧深谷幽,天光一线,风光旖旎。南山留给我们的乐趣很多,小时候我经常和小伙伴们一起爬这座山,春天拔竹笋,夏天摘杨梅,秋天砍毛竹,初冬捡野栗,深冬挖冬笋,晴日拾柴火,雨后采山菌……满山的竹林松柏老樟树,飘香的映山红和山茶花,幽悠可人的山野菜,还有妖娆的竹叶青蛇,休闲的小松鼠,到处飞着的斑鸠、喜鹊、燕子和布谷鸟。南山群岭的最高峰——鲤鱼山,有一座数百年历史的鲤道教圣庙,常年烟火袅袅。年少时也和伙伴们去南山割牛草,挖药菜,在南山挖野蒜,吃桑葚,逮“夹夹”(小螃蟹),欣赏古树和瀑布。南山的中草药也多,是家乡人酿酒不可或缺的好配料,土酒悠长,喝多不伤身,老少皆宜,月河流域的黄酒一直流传飘香至今,人们津津乐道赞不绝口,成为人们生活中的美味珍馐。

月河安静、美丽,它包容、接纳两岸的村民,给予他们最温润、最恬静的安慰和滋养。猛然间,曾经的梦想在心中又清晰无比:我们不能没有远方!人生,永远交织着对远方和故乡的向往与思念。而生活是一条流动的江河,因为它的流动,生命才会鲜活,才会灿烂,人生因为梦想的指引而充实和精彩。当岁月和生活的沉重让梦想蒙尘,我应该及时擦拭,让梦想焕发出应有的光彩,继续照耀着前行的道路。

美丽的月河,美丽的风景,感谢有你!是你一直告诉我,让我懂得把心放得宽一些、静一些,让沉静临风,微笑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