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安康市水利局网站!

瀛湖学钓

浏览次数:  作者: 张朝林 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4日08时20分   打印本文
 

瀛湖是镶嵌在秦巴山中一颗璀璨的明珠,是野生鱼的聚集地,也是垂钓者青睐的好场所。

我爱垂钓,技劣,须向他人学。爹是垂钓高手,姓丁,他的垂钓经历从“丁白手”“丁一条”发展到“丁高手”,曾创下钓一条23公斤草鱼的辉煌战绩。

一日,邀爹去瀛湖学垂钓。晨曦初露,驱车来到瀛湖。湖面平静,无其他垂钓者,暗自窃喜。选好战略位置,备好鱼食,系鱼钩,抽鱼竿。

这些行当我都会。难就难在抛鱼竿。学了爹的理论,按照要领,扎好抛线的势子,用力抛竿。“啪”鱼线挂在树梢上,拳头大的鱼食“哗啦”一声散了,自己险些跌进湖里。

一抛失败。看来,理论和实践的距离还差老远老远,还需慢慢磨砺。

爹说,抛竿时,要胸有鱼竿,瞻着前顾着后,鱼竿要颠出劲来,果断出手,就可能达到目标。拖泥带水,犹豫不决者,不是挂线,就是跌竿。

嗬,抛个鱼竿还有这么多哲理?爹扎出势子,我按照爹的样子也扎,心中不断念念有词,掂了几下鱼竿,就果断出击。“啪”鱼线抛出去了,可是落到了不远的地方。二抛有进步。

爹又说,抛前还要眼中有目标,闪竿时,要掂出劲来,凭借闪竿掂出惯性的劲儿,上扬发力抛出,鱼食就会落到预期的目标。

好一个胸有“鱼竿”眼有“目标”。三抛终于成功。看那鱼食落到预期目标、溅出涟漪,扩散出去,我的心里也荡漾出涟漪。

接着,学习收线。这是一个漫长期待的过程,没有鱼上钩,就没有你收线的平台。急性子的我,恨不得一抛下鱼食就有鱼咬钩。八个红色的浮标,静静地卧在湖面上,一动不动。几只水鸟,贴着湖面飞过,扇出一圈圈波纹,浮标荡动起来。我急忙喊:“有鱼!”

浮标子黑了,才会有鱼上钩。爹平静地说。

“红”浮标怎么会“黑”?我疑惑。爹解释说,这是垂钓语,黑指的是红浮标完全沉入水里了,只看到湖面了。隔行如隔山,行行出状元。

我走来走去,一会盯盯湖面的浮标,一会看看手表,就是没有浮标“黑”下去。爹看出来我的心情,语重心长地说,爹教你第一钓——就是学会钓寂寞,在寂寞中钓耐心,没有足够的耐心,啥事终不会成,要有柳宗元“独钓寒江雪”的耐心和气度。二钓就是钓希望,有希望,就有了盼头,有了动力,就会淡定下来,姜子牙怀揣强国的希望,用无钩的线淡定地钓鱼。三钓就是钓情怀和乐趣,这种情怀和乐趣,就包罗在钓鱼的过程中。四是钓风景,你看这美丽的瀛湖,蓝盈盈的水,碧绿的山林,飘浮的白云,我们垂钓的就是瀛湖的风光,这就是垂钓的最高境界。

在一棵松树下坐下来,耐心等待,先练习钓寂寞:一小时、二小时、三小时过去了,中途换过几次鱼食,湖面依然平静。

享受“寂寞”的时候,也享受着风情:对面是青山,间或有轻云升腾,或是几声鸟鸣,划破寂静,树的倒影卧在绿水中,似动非动,几朵闲云拢过来,轻轻擦拭湖面,远处,不时地有鱼跃出湖面,弄出几朵漩涡后,又归平静。天蓝、水碧、云白、树翠。这一湾湖的风光,惟我俩独揽。

这也许就是垂钓的情怀吧!

突然,一个浮标沉下去,湖面黑了,鱼竿颤抖,弯到了湖面。我高兴地跳了起来:“上钩了,上钩了。”爹一个箭步,提起鱼竿,迅速收线,不一会,水面先浮起红浮标,接着就浮起一条大鱼,鱼挣扎着,弄出团团浪花。爹一边收线,一边给我说,收线时,一定要沉着、冷静、果断,还要学会和鱼周旋,鱼拉你放,鱼放你收,收放自如,恰到好处,心急鱼线就会拉断,心宽鱼就会逃脱,收和放,都是紧绷着鱼线,鱼和人,比的是耐心耐力和智慧。

这就让我想起他那次钓上23公斤的草鱼,他和鱼周旋了一个半小时,他累得大张嘴,鱼累得吹气泡,在其他鱼友的协助下,终于拿下了那条草鱼。

好开心呀!爹钓上来的是一条约10公斤的花鲢鱼。

又有一个浮标沉下去了,爹让我尝试收线,我沉着应战:收收、放放;放放、收收,那条鱼终于被我收到了湖边——我尝到了成功的喜悦。

夕阳西下,瀛湖半湖瑟瑟半湖红。我们收线,提着战利品回家。